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>內容
黃瓜又熟了,人無(wú)再少年
中新網(wǎng)湖南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5月17日 16:37
中新網(wǎng)湖南
2024年05月17日 16:37

黃瓜又熟了,人無(wú)再少年

熊其雨

  父親的菜園,“有喜”了。

  河邊一處待開(kāi)發(fā)的規劃用地上,貧瘠而滿(mǎn)布荊棘,被他零零星星綴了些瓜果蔬菜類(lèi)植株后,如今似夏日幽帳。開(kāi)春雨水發(fā)旺,不少農戶(hù)望園興嘆,雨水將致辣椒和黃瓜秧腐爛斷根,唯獨父親早育的秧苗在整個(gè)園中“獨樹(shù)一幟”。

  前幾天,父親摘下二十來(lái)根刺黃瓜,僅一筷子長(cháng),形狀歪歪扭扭,用刮子刨去薄皮,洗凈后改刀成薄片,卻發(fā)現好看皮囊下,竟有土黃色結晶狀物體,似蟲(chóng)穴或眼洞,遂將該段棄之。實(shí)則不舍而又癡怨,“劇場(chǎng)效應”亦油然而生:黃瓜如無(wú)產(chǎn)量,口中則缺嘣脆之物,難嘗夏日至鮮;產(chǎn)量倘若太高,吃不贏(yíng)則多而生厭,因為,物總是以稀為貴罷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,湘北農村時(shí)令水果極少,除暑期成熟的桃李外,孟夏時(shí)產(chǎn)的黃瓜和番茄,大抵是最能解饞的蔬果。那時(shí)節,鄉間的泥濘小路上,踩自行車(chē)的男人馱著(zhù)兩個(gè)竹篾簍,順口溜必是“賣(mài)菜哦!賣(mài)黃瓜茄子辣椒千張子藕稍哦!”這時(shí),忙碌的農婦會(huì )放下手中的活計,從廚房或田里跑出邊喊邊招手,再從干癟的荷包里抽出幾張塊票,買(mǎi)些葷腥之物犒勞放假休息的子女。

  黃瓜這類(lèi)卑賤之物,農家可自產(chǎn)自足,大可不用購買(mǎi)。育黃瓜秧時(shí),外婆從玻璃罐或疊好的信紙中將自留種倒出,冷水浸泡數日再進(jìn)拱棚育苗,成苗后將兩根并作一坨,分株移栽到地膜內,瓜苗遇天晴便迅速長(cháng)高,生出細且長(cháng)的藤蔓,給它一副瓜棚架,它就識時(shí)務(wù)地攀援、繞緊、舒展,直至開(kāi)出一朵朵黃色小花。向上順勢攀緣,大概不是它的目的,它的想法大抵是為了順利掛果。

  那時(shí)的我,喜歡在黃昏時(shí)蹲在垂滿(mǎn)瓜崽的架下,挨個(gè)清點(diǎn)它們的兄弟姊妹,有些羞于見(jiàn)人,躲藏在瓜葉枝蔓間,有些則似吃了“膨大劑”,第二天一早就長(cháng)了一大截,真是極惹人愛(ài)。想起讀小學(xué)時(shí),有次隨調皮的孩子到鄰居家偷黃瓜,手里拿著(zhù)、兜里揣著(zhù),逃離現場(chǎng)后,大家迫不及待地用衣服揩幾下便急往嘴送,怎料前幾天農人剛打完農藥,我們這群孩子隨后也因上吐下瀉,被大人緊急送醫打吊針。

  李時(shí)珍曰:“紫蘇嫩時(shí)有葉,和蔬茹之,或鹽及梅鹵作菹食甚香,夏月作熟湯飲之”。黃瓜極素樸,卻有華麗轉身的“高大上”時(shí)候。十多年前讀大學(xué)時(shí),隨伯母到長(cháng)沙本地一酒樓打暑假工,提著(zhù)水桶背著(zhù)行李報到的那天中午,伯母領(lǐng)著(zhù)我們在南門(mén)口附近一快餐店點(diǎn)了菜后落座,一碟手撕包菜、一盤(pán)紫蘇煎黃瓜,大家三下五除二便將餐盤(pán)一掃而空。原來(lái),黃瓜切成厚片煎得發(fā)軟后,放生抽和蒸魚(yú)豉油同炒,起鍋前放大蒜米和紫蘇碎,竟可吃出葷腥的肥甘味。

  常下廚的老饕都曉得,黃瓜除可清炒,還可刨絲或拍段后涼拌了吃。立秋后,青黃瓜表皮由青轉黃,成了開(kāi)裂、起皺的老黃瓜,摘下后挖出硬籽和瓜瓤,切成薄片清炒放水煮滾,下入活泥鰍同煮,老黃瓜自帶微微發(fā)酵的酸味,足以去掉腥味,而黃瓜的軟與湖鮮的嫩,也是消暑降溫的“神器”。小時(shí)候總是不懂,認為大人舍不得在黃瓜最青翠的年華賞味,而是半吃半留,一定要等瓜藤萎凋、瓜近尾聲時(shí)才舍得做給晚輩們吃。長(cháng)大后才理解,大人們遵循的是“不時(shí)不食”的自然之道。

  于是,心里又平添一個(gè)疑問(wèn)。黃瓜黃瓜,到底是青翠時(shí)吃好?還是等完全黃了熟透后再吃?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從來(lái)無(wú)人解答,應該是各有其味吧,在乎的是吃時(shí)感受。這個(gè)問(wèn)題倘若讓兒科醫生作答,她一定會(huì )說(shuō):經(jīng)常生吃新鮮黃瓜,肚里可能會(huì )長(cháng)蛔蟲(chóng)。

  如今唯覺(jué)遺憾的是,父親種菜一味追求產(chǎn)量,幾乎不種兒時(shí)吃的本地白皮土黃瓜。那種黃瓜個(gè)頭不大,為棒槌形,通體呈乳白或乳黃色,口感清甜。有次詢(xún)問(wèn)農業(yè)專(zhuān)家才得知,白皮土黃瓜個(gè)頭小、產(chǎn)量低、適應性差,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種植戶(hù),則也更喜歡產(chǎn)量高、好打理、易存活、瓜期長(cháng)的刺黃瓜,加之雜交黃瓜種易買(mǎi)到,也不需人工留種,省去了不少麻煩,白皮土黃瓜遂被逐漸取代。

  黃瓜呵,已不再是兒時(shí)味。想說(shuō)愛(ài)你,不容易!

【編輯:黃詩(shī)立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